从目前的病理结果来看,一些死者的肺部切面上,能看到有黏液性的分泌物,他认为这是临床治疗需要警惕的地方。

全 文1750字 ,阅读约 需3分钟

据央视新闻消息,主持首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的刘良教授称: 新冠肺炎的病变与SARS有类似之处,也有自己的特点。 从目前的病理结果来看,一些死者的肺部切面上,能看到有黏液性的分泌物,他认为这是临床治疗需要警惕的地方。

刘良: 它是很黏稠的,像糨糊一样的液体附着在上面。 这个东西可能反映出这个人在早期的时候,他的分泌物是黏稠的,不像我们平常的感冒、病毒感染是流清鼻涕、流水,我们叫卡他(症状),不是这样会反映一个什么情况,它又在深部的气道里面,出现黏液成份,这种成份,如果我们在治疗上不去针对性地做处理的话,可能起了反作用。

记者: 这个如果不把遗体打开的话,是永远不知道的?

刘良: 不知道。

记者: 那您在现场,给您短促的时间里面,您能够看的是什么? 观察到的是什么?

刘良: 我可以看见整个肺的颜色,是不是跟正常的肺一样,它的质地可以摸上去可以感觉到,然后我还可以挤一挤这个肺,(看看)里面有没有东西出来。

记者: 这些信息对于后期......

刘良: 非常重要。 比如说我们正常的肺,它握上去感觉像一个海绵、它含气,但(感染新冠病毒的)肺一摸上去不是这个感觉,这个肺已经不是肺了,它是一个实变了,(肺)里面被别的东西取代了。

记者: 您的这种感受有多重要?

刘良: 这种感受,如果你不去体验的话,你根本就没办法跟(医生)说,医生也不知道这个里面(什么情况),到底肺是石头样的改变,还是一个软的,那个白肺是什么东西,是(像一块大理石那样硬),还是(像一块木头那样硬),还是(像一块软木那样硬)。

记者: 那您捕捉到、收集到的这些信息,会给一线的医生带来一些什么?

刘良: 他至少知道哪个地方有狙击手了,那我就要把狙击手干掉。 治疗要有针对性,如果很密集的话,派炮手过去。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病变的地方如果是怕水的兵,我就把水搞过去,你怕火我就把火搞过去,看这个病变是什么样的,有针对性地治疗才行。 否则的话比如说通气,通到最后没用了,它路上是堵塞的,就像路被堵掉了,你还派汽车去那没用,得赶快把这个道路松开。

相关文章

查看全文